当前位置 主页 > 产品方案 >

基本感觉不到上坡和下坡

  

新路老路的最大区别,是下山路从阴山改到了阳山。在川藏线,高尔寺山是交通事故易发路段,老路阴山一到冬天就有积雪暗冰,以前一到冬季几乎每天都有擦擦刮刮的交通事故,堵车厉害。新路下山,一路要过中古弄巴1桥、2桥和卧龙寺大桥,顺着桥在河谷中绕弯,成功避开了3公里的阴山危险路段。一路下山到达雅江县城,我们驾车共花了40分钟,如果除掉路途采访耽误的时间,大约半个小时左右。

和高尔寺山不同,剪子弯山和脱洛拉卡山的新线基本在老路的基础上改建。

在剪子弯山上,我们一路采访了5组已经过了高尔寺山老路和剪子弯山新路的骑行者与自驾游者,在新路与老路的选择上,大家都有着不同的喜好。

从深圳一路来到四川的小陈,则更青睐新线:“路好走心情也更好。”自驾游的舒先生,斩钉截铁地说:“新线只要通车,肯定走新路,方便啊,都要翻山,景色也差不多。”

高尔寺山的新盘山路,海拔最高处为3948米,而老盘山路的最高海拔为4420米,两条道路的高差在400米左右。新路仍旧需要通过盘山公路上到半山腰,蓝天白云和高山的风景一个都不少,但洞口海拔为3931米的高尔寺隧道,让新路不再需要通过垭口,里程节省近25公里,时间节省超过1小时。在东海路项目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我们穿越了刚刚开挖贯通的高尔寺隧道。说起何时通车,工作人员笑称:“大约在冬季,力争年底通车。”

我们加快车速,时速也只能维持10-20公里。不停歇地到达山下与新路分岔的路口,翻山一共花了1小时40分钟。

作为整个改建工程中最后完工的点位,高尔寺隧道用5.682公里的长度傲视其他两位小伙伴。

2015年国庆大假来临前,华西都市报记者特意从新路、老路两条线探访了3座高山的隧道与盘山路。事实上,即使挖了隧道的新路,也必须在半山腰上盘旋,略微牺牲景色,却节约了车程,得到了更高的安全保障。

国道318线四川到西藏段,2164公里的全程,全线平均海拔在3500米以上,中途要翻越11座海拔超过4000米的高山。高山的神秘与壮观,吸引着无数人来体验这条景观大道。近来网络上流传着一个说法:2015年,国道318线最后辉煌的一年,“明年318线将有巨大改变,曾经的许多风景将不复存在!”

骑着摩托车从上海一路赶往拉萨的叶先生说,四川境内的翻山路,老路更有挑战性,新路更加舒适,二选一很难。

甘孜州交通局工作人员介绍,这三座山上新修建的道路和线路,以后就属于国道318线的国省干线,而原来的老路,已经不能称之为国道318线了。将来这些老路会移交给当地县政府进行管理,作为备用道继续养护,但不会废弃,有兴趣的骑游人员仍可上山顶观景。(记者 王浩野 摄影 刘陈平)

30余公里的老路段,比新路要长了10多公里,下山时,沿路的路牌不断提醒:暗冰路段,小心驾驶。

从剪子弯山到脱洛拉卡山,两个隧道让通行时间缩短了将近一个小时。与高尔寺隧道不同的是,由于处于高原大台地的区域,剪子弯山和脱洛拉卡山的隧道,都是在临近山顶的位置打的隧道,因此,垭口的风景并没有随着隧道开通、新路通车而消失,漫步云端也没有成为传说,而是延续下去的现实。

尚未攀升到山顶,秋季模式就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雨转换为了冬季模式,车外温度只有5℃,冰雹混着雨水砸得车顶梆梆响。到达山顶时,我们终于见到了即将伴随着新路“消失”的风景:贡嘎雪山。即使整个高尔寺山已经被乌云压顶,远处“日照金山”的美景依旧清晰可见。

四川境内的高尔寺山隧道年底即将通车,和去年已经通车的剪子弯山隧道、今年通车的脱洛拉卡山隧道一起,提高3座海拔超过4000米高山的通行质量。新的隧道通车后,由于公路养护的原因,原有的翻山公路将逐步隐退,高尔寺山垭口的风景恐怕只有在记忆中搜寻了。

汽车刚刚驶上高尔寺山,灰尘滚滚,风携带着泥沙,打着卷儿扑面而来,让人根本不敢摇下车窗。路面大部分都是碎石路。

江苏人林先生,独自从成都骑自行车出发,高尔寺山的老路更加吸引他。“反正一路出来玩,不需要赶时间,景点自然不能落下。”他说,老路的颠簸,对于骑游者有“不一样的感觉”,“若是灰尘能小点,就完美了。”

上了剪子弯山再到海拔4718米的卡子拉山最高点,再到脱洛拉卡山,基本感觉不到上坡和下坡,车辆一直贴着山体回旋,俯瞰连绵的群山、盘旋的老鹰、彩色的经幡、成群的牦牛,触手可及的云彩和远眺可见的雪山,属于川青藏高原特有的美景,随便拍上一张都是一幅画。

在老路上有个独特的风景:不管上山还是下山,在很多路段都能看见大货车在靠着山壁的车道上行驶,小车只能“让道”,原因是老路某些路段水平倾斜,被司机们称为“鲤鱼背”,重车不好掌握平衡,为避免翻车,只能靠山在内侧行驶。